還沒五點就被請到Bridge上與漁船"們"進行溝通

(註: 其實, 我覺得非常像是現場翻譯人員呢!因為你聽完美國人的需求後, 就把上要轉換成中文在無線電上面進行對話. 臨場反應也是非常重要)

1) (註: 大副Eric Wakeman希望表達)

我方:這裡是美國研究船Roger Revelle. 漁船編號ZHEYUYU#1099是否在捕魚(註:看不出船在做什麼)?航行前耑有閃紅燈浮球,請小心碰撞.

對方詢問經緯度

我方:浮球經緯度~北緯26"005N,東經122"42.5E

2) (註:Luca要表達往西側前進還有許多無燈浮球.  燈的設計是在日初後熄燈以及對方漁船國籍)

我方1:這裡是美國研究船Roger Revelle, 西方航線仍有數顆無燈號浮球, 向西行行請小心碰撞.

我方2:請問ZHEYUYU#1099號漁船是中國籍漁船或是台灣漁船? (這裡要分是敵是友)

3) (註: 共有兩艘不知國籍的船開過, 第一艘平安開過, 大家正在開心他們看起來很友善, 結果第二艘快速開到浮球旁, 迅速停下來, 船甲板上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許多人, 奮力想勾起浮球. 但他們可能不知道浮球下方尚有600磅重的儀器設備吧. 第一次並沒有成功, 可是沒多久後就試了第二次.  第二次就順利將浮球勾到甲板上了!! 在Bridge上的船員們還有美國領隊Luca,不停地說:"They are stoling our bouy!!! They took it!!"  這時,Luca 請我表達:)

我方: 這裡是美國研究船Roger Revelle, 請ZHEYUYU#1099漁船將已勾上甲板的浮球放回海中,謝謝.

4) (註:過了許久,對方仍無回應, Luca再度出擊)

我方:請漁船編號ZHEYUYU#1099停船, 將浮球放回海中, 我方需收回浮球.

(這時請Navy Office海軍派的隨船觀察員到駕駛台待命)

海軍: 這裡是美國船, 我是台灣海軍隨船人員, 請漁船編號ZHEYUYU#1099表明身份 (重覆兩次)

(對方還是都沒回應~~)

5) 早上5點50分, #1099漁船行駛向第二顆浮球, 並將其偷取成功= ="" (Luca的臉色很難看,其他船員也蠻不爽的)

    早上6點等, #1099漁船疑似勾住第二顆浮球, 不知道是不是與他們的漁網纏在起??!!

    早上6點10分, 兩艘#1099號漁船往回開(原是南向北開,現在是北向南),

    (這時大副已經把船籍編號的細部資訊弄給Luca看..以備不時之需)

    (漁船編號ZHEYUYU#1099, MMSI:412415035, 當時LAT:26"01.2024N,LON:122"41.8736E)

6) (註: 情勢愈來愈緊張, 原本是計畫等兩船開走後, 美國船再船行至目的地)

    (誰知, 來者不善, 這時大副與船長討論後, 決定大開速度, 從原本0.x knots -> 加速再加速的殺到浮球旁邊)

    早上6點35分, #1099漁船已貼近至足以看到船身上寫"浙玉漁1099", 這時#1099漁船也開到附近, 還一直向美國研究船貼近, 靠到剩不到100m的距離)

7) 早上6點40分, 我方詢問: #1099號是否漁網勾到浮球 (想當然爾仍是無回應)

    早上6點45分, radio在一堆吵雜聲中, #1099號終於願意回報"我們只是小漁船" (os:這是廢話吧~)

    Luca跟大副還有刺青臂章魚頭聽了他們的回覆說: 我們也知道他是小漁船阿, 只是他們在搞什麼鬼, 又沒在捕魚, 聽到我們浮球位置, 還迫不及待的詢問了經緯度, 結果殺到那兒把一直試圖偷取咱的浮球!!!

8)  早上6點50分, #1099號後端那艘突然180度大回轉的靠近浮球, 不知道在搞什麼.

     早上6點55分, 疑似#1099號呼喚救兵(終於近到可以看到他們插的紅色國旗了,往北行駛的時候他們船上原未插旗),南方出現第三艘漁船.  幸好該船開近沒多久後, 就適相的不加入[戰局], 自行駛離.

9)  早上6點59分, 我方由衛星電話呼叫美方顧請的漁船(楊船長), 這次的衛星電話真的是打到台籍漁船上了, 上回打通的人竟然在台灣陸地上, 當場我跟Luca傻眼!!  美方請台籍漁船將浮球往北方拉行數十公尺, 遠離中國籍漁船, 並請小心浮球可能已被漁網拖住.

10) 早上7點整, 三四句聽不懂的大陸腔, 後面接了一句"FUCK YOU".

     這時Luca跟船長很心急的一直要知道對方有無回應, 當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 來者是有回應, 只是.....不善!!

     只能據實以報, 我: 他們的確有回應, 只是講了這句(指筆記上的FUCK YOU給他們看)... = =""

     Luca: "That's great!" (os: 也很無耐吧)

     大副在旁邊一直說"It happens all the time, they stole it, and probably sale it" (偷浮球一事)

11) 早上7點05分, 遠方出現由美方顧用的台灣籍漁船身影, 以無線電呼叫許多次並未得到回應.

      此時船長Murray,大副Eric及領隊Luca研判是台籍船之所以都不回應radio是因不知如何回應(但我們都是講中文阿!!)

      白菜猜想...也許是台籍船的radio壞掉了吧= =""

      在衛星電話中, 白菜也請他們開啟radio, 但台籍船一直重覆講一句話(雜音太重,聽不懂)....

12) 早上7點15分, 與台籍船進行衛星電話通話.

      我方:請將勾住的浮球拖行到美國研究船正後方, 我方將丟繩索至台籍船上, 再請你們將繩索綁住浮球, 完成後美方會將浮球拉回船邊, 即可以請你們回工作地點.

      衛星電話另一頭: 收到

13) 早上7點30分, 已聯繫上的台籍漁船駛向美國船, 船後已可看到Luca及Chris釋放的浮球.

14) 約8點左右.  由Bridge駕駛台向下觀察及甲板上同仁轉述,  章魚頭刺青男將一包黑色袋子裝的"尾款"綁上保特瓶, 丟向已距美國船~3m的台籍漁船, 由台籍船上的紅帽白衣男子取得.  據同仁轉述, 該黑袋內裝著聘請台籍漁船看顧浮球的[尾款].

15) 之後至8點15分之間, Keith(探測部門ResTech)試圖以人力方式勾住浮球將其由側船身(CTD位置)拉至船後A-frame位置),但由於當時的海流相當強(=5節速度), 兩男子使盡拉仍無法移動. 只好放掉浮球.  調整船身, 再拉起浮球. 最後終於將浮球費盡力氣的吊上船尾.

 

ps 照片後補.

 

弄完這後, 八點多回房休息補眠. 聽說早上Keith輪班因人手不足, 把Drew(綽號:豬)挖起來後, Drew火氣就很大. 在甲板上幫忙的NTOU/NCU/TORI人員,因豬的意向不明(指著一群人叫這做那,其實原來只要某些特定的人選(特別是男生)),即便台籍人員已盡力配合,豬的火氣還是很旺= ="" (os:阿又不是我們把你挖起來的,你兇瞎米兇阿!!Keith挖你起來的耶!!我建議他去多上上情緒管理的課程,豬十分欠缺此控制力, 光是昨天下午就對我發了兩次莫名其妙的飆了!!!)

 

才正對他(=豬)印象有改變(因為半夜時他超和藹可親的), 結果中午睡醒到電儀室.

Keith就跟我說明天離船前要整理清潔的注意事項, 我說"OK, no prob!!"

這時Drew(豬)插話進來說:"You have to clean all of them to get your passport", 我回"OK".

結果他就很大聲的瞪著眼睛說"Am SERIOUS" (聲音大到在場全部都看著他).

頓時, 內心火再度上來了....我又快被...他...激怒了,兇什麼兇阿,我又不是沒回答你,王八蛋.

我:"I KNOW!!!!!!!!!!!!!" (瞪回去).

這時他神經失調般的[笑著]說"Oh...ok" (歐ㄎㄟ你媽的啦, 兇什麼鬼...)還是你耳聾阿, 他奶奶的.

 

每次豬=Drew值班時, 都一副臭臉....

接二連三的一直對我發飆是怎樣

我們是來幫忙的, 順便採樣....

大家互相點不是很好嘛

是有必要這樣不爽這樣說話不客氣嗎, 心情不好摔什麼門??

 

這時真的就是Gong老師那句了

"我們出人力幫美國人做事"

我才不相信光靠兩個探測部門的Keith跟Drew(=豬),

還有領隊Luca及他的助手, 不請船員支援, 就可以用辦法搞定施放CTD, 放bouy 一堆事情.

光是CTD就需至少4人同時進行(1*指揮(通常是Keith或Drew其一)2*CTD固定繩,1*操控水平機器手臂).

若是CTD+施放BongoNet(B-net),則需五人.

(1*指揮(通常是Keith或Drew其一)2*CTD固定繩,1*操控水平機器手臂+1*固定B-net鋼覽).

 

總之, 除了ResTech的Drew很機排外, 其他船員跟研究探測人員都很好相處.

白菜感想: 船長Murray Stein及Bosn(職位??)Stephen Lewis最好相處了.

Drew簡直就是一個沒辦法控制好自己情緒的王八蛋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白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